黑道学生7:天门帝国

第1557章 君的离别

咪乐|宝宝|直播 民主监督方面,中国共产党与各民主党派互相监督,有利于强化体制内的监督功能,避免由于缺少监督而导致的种种弊端。

画地为牢(百炼成钢) Ctrl+D 收藏本站

这…就是帝君虹最后的手段吗?

这片宇宙大漩涡从战场一开始就经帝君虹的手而形成,但是因为一直都没有什么危险的效果,所以所有人都没有把它当做一回事,但是此时此刻,“永恒的辐射区”的命令下达,让天空中爆发出来一股股的宇宙射线。

那些射线爆发在地面上,花草树木尽数枯萎,飞禽走兽全部都纷纷的死亡,只不过是一道射线而已,竟然就会有这样强悍的效果出现,此时此刻从天空中照耀照耀下来的射线可是有成千上万条的呀,如果是那样的话,那么整片亚马逊森将会彻底的变成一个完全被辐射的绝对禁区,从此没有任何的生命体能够上面生存。

倘若真的是那样的话…帝君虹所言非虚,从此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亚马逊森林的存在。

阿罪、龙潮歌、毒心他们这些高手们,全部都纷纷的冲刺到天空中,用各式各样的招数来对付这些宇宙射线,但是很遗憾的是,无论是怎样的进攻,都对这些射线没有丝毫的效果,这毕竟就是一种宇宙的物质,毁灭的只是一个自然环境。

全场都有些动乱的时候,我们先说帝君虹。

之前伟大皇后的脑袋在他的手中变成了本源之瞳后,他竟然毫不犹豫的一口将本源之瞳吞噬,虽然所带来的代价就是不断的吐血,然后身体变得十分的虚弱,很显然,这本身就不属于帝君虹的东西,他强行这样做的确非常的伤身。

再帝君虹他们撤退的最后关头,他也下达了命令“将战场的画面尽可能的传播到全世界,这样做的目的就是要昭告天下,亚马逊森林已经正在被毁灭当中,森林里面的那些族落们,或者是那些血脉的传承者们,世界政府可以无条件的接纳他们的存在,同时昭告全天下的血脉传承者,我得到了动物系本源一半的力量,跟唐袭是持平的状态,虽然现在本源之瞳我还没有被彻底的掌控,但是这一点不要说。”

帝君虹用力的抓着寇枭的手腕说道“一定要将这些话…原原本本的传达出去。”

看着他坚韧的眼神,寇枭用力的点点头。

然后帝君虹小声的说道“我现在感觉非常不好,我现在是重伤之躯,你跟风雷必须要寸步不离的守着我,不能够让任何人趁虚而入,我是否能够安然无恙的回到世界政府里面,这条命,就全部都托福在你手上了。”

从这里可以看得出来一点,整个世界政府里面,得到帝君虹百分之百信任的人,只有寇枭和殿风雷两个人。

然后是唐夜麟与封斩天他们,冲锋进入战舰大部队的战场之中,将战屠等人击退后,一艘艘的战舰不断的降落着。

这个时候宇宙射线已经开始“咚咚咚”在整片亚马逊森林疯狂的爆炸起来了,一根根参天的大树正在倒塌、无数的飞禽走兽们开始朝着唐袭这边移动、下一刻唐夜麟大声的喊道“如同你们所见,天空中,开始纷纷的掉落下来很多宇宙的垃圾,再过不到两小时的时间,整片亚马逊森林就会变成一个辐射禁区、一个垃圾场、一个无法生存的地方,百族们,亚马逊森林的那些长老们,如果你们想要生活下去,世界政府完全可以接纳你们的存在。”

这时候的唐袭同样是如梦初醒。

他仿佛看到了…六年以后蛮荒之地那一派欣欣向荣的样子。

他同样也在振臂高呼着“蛮荒之地也同样愿意接受大家的到来,我们无法改变宇宙射线给亚马逊森林带来的极强危害,只能够保证大家能够活下来。”

唐夜麟唱着反调“大家不要相信他,他们现在自身难保,我们飞机一开就直接飞出亚马逊了,他们连一艘船都没有,估计一群人马上要上演无人区大逃杀。”

唐夜麟说完拉开画着和平鸽的横幅“世界政府欢迎您!”

这一下还真的有效果,百族里面的很多族落也仿佛知道亚马逊马上要成为一个过去式了,当下是分成两派,一部分朝着唐夜麟移动,另外一部分朝着唐袭这边移动,神箭族的族长气的发出一根根武装系域气箭矢,然后身边的女儿族的族长安慰道“算了,人各有志。”

“族长,我们要不要回去收拾一下?”,独眼族的人问道。

“这个时候,你觉得还有机会吗?亚马逊没有了,我们的家园也没有了。”,族长一声叹息,很多独眼族的人都是一只眼睛里面流淌出泪水,然后怀念着他们的洞穴、他们的石头床、以及床上面的茅草。

所以那些有什么好怀念的?你们唐老大能够给你们提供更好的居住环境。

“咚咚咚…”伴随着宇宙射线的又一股密集的爆发和喷涌,巨大的食人花全身都燃烧起来火焰在跳动着死亡的舞蹈、蝴蝶泉被轰炸的彻底断裂,包括正片亚马逊森林的水源都开始遭遇到了污染,开始变得浑浊,开始变得漆黑,开始变得不再那么清澈。

一头头巨大的迦楼罗飞舞在天空中对着宇宙大漩涡悲鸣着,似乎是唱着哀歌。

但是如果用迦楼罗把所有人都带出去的话,显然不太现实,如果从陆地上面移动的话,考虑到天空中的宇宙大漩涡、伤员、整体的情况都太麻烦,武战英将所有人都分成了三个阵营,第一个阵营里面的人去海边看看能不能够造船离开,第二个方阵去前方看看是否有更好的逃亡之路,第三个方阵是去攻击唐夜麟他们,看看能不能够抢夺过来一些战舰帮助逃跑。

但是唐夜麟他们鬼精的很,根本不给这样的机会。

亚马逊森林有很多族落和长老、动物们纷纷的上了战舰,全部都跟随着他去了世界政府。

“帝君虹,这就是你胜利的方式吗?”,夏天站在雷霆悬崖的旁边,眼镜片泛着白光,衣角在风中飘扬着。

一场轰轰烈烈震动世界的战争,也随着这样惨淡的方式而轰轰烈烈收场吗?

“天哥,我们现在必须要逃跑出去,从现在的局势来看,似乎从陆地的战场那边移动才是最好的方式。”,武战英说道。

这些宇宙射线,阿罪他们也去尝试过了,确实没有更好的办法能够解开。

唏嘘,夏天的胸中涌上来一股酸楚的感觉,他还记得第一次来亚马逊森林时候,那时候鸟语花香,整个世界都非常的和平,转眼之间,竟然就是物是人非,这片庞大的雨林,跟随着伟大皇后一起,永恒的在这个世界上面开始沉睡。

“让所有人都回来吧。”,夏天说道“有人愿意帮助我们带领我们离开这里。”

什么?武战英有些惊讶。

亚马逊森林的前方,那一片悬浮在天与地之间黑压压的都市门口,伴随着九头麒麟霸道的从里面冲锋出来,一个巨大的入口已经赫然形成,老国王、白冥帝狮、陆玄雨、黑曜、光隐包括百里离歌还有刑烈他们,还有塞外的小公主们,他们都在不断的招手。

大部队迅速的朝着黑暗世界移动,天空中世界政府的部队已经撤退的差不多了,目前的情况就是一片大逃亡,所有人都在前赴后继的冲刺进入黑暗世界。

从远方的天空中飞舞过来一只翅膀超过万米的迦楼罗之王,上面的小唐和一大群之前被皇后放在安全区的亚马逊族落们在纷纷的抵达;冥王不断的踹着玄帝把他强行塞进了黑暗世界里面;所有人的脚步匆匆,却只有夏天的脚步缓缓的停顿了下来。

他即将成为五大领导者之一,而亚马逊森林也即将覆灭。

他转过身看着这片在宇宙射线之下,被破坏的大地、被毁灭的世外桃源、让无数人都在逃亡着被倾覆的家园,确实是有点五味杂陈,老国王走过来叹息了一声“没想到最后竟然这样的收场方式,看来这一切都是帝君虹已经计划好的,那小子,真的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君王,得到了本源之瞳和唐袭持平后,就想着让改变整个亚马逊的局势,这样的结局,对于帝君虹来说,也是将自己的力量,另外一种提升方式。”

夏天也点头“恩,看来这个世界上,真的不是只有将敌人踩踏在脚下这一种胜利。”

问了些关于黑水冥河那些地方的问题,老国王只是神秘的摇摇头说并不需要担心。

夏天将烟雾吐干净,然后将香烟扔在脚下这片还没有被宇宙射线波及到的地面上。

他抬起头,转过身,走进黑暗世界。

再见了,亚马逊雨林。

黑水冥河一公里以外的一棵巨大的树木之中,“咚…”只看到一块树皮上面出现拳头般的印记,下一刻,一个眼睛贼小、嘴巴宽阔的男人从树木之中疯狂的大笑着走出来,他抬起头看着天空的方向,接着恶狠狠的笑道“果然跟随着昌东老大他们来到这里就是好的呀,帝君虹,干的漂亮,都走了,这下子再也没有人跟我争、跟我抢了,哈哈哈…”

他的大嘴巴里面伸出来一根猩红的舌头,流淌着一股股的涎水舔着嘴唇后朝着黑水冥河奔腾过去。

就在他想要进去的瞬间,天空中绽放出一团骷髅头的气浪。

几乎是电光火石的瞬间,一燼一脚狠狠的踢踏在他的胸腔上面,他吐着血直接飞舞了出去,然后一个鲤鱼打挺站起来,手忙脚乱的不断的拍打着胸膛上面的灰烬,不断的喊着“好疼,好疼。”

“食尸鬼。”,一燼淡淡的问道“想要干嘛?”

“别这么小气嘛,一燼哥,亚马逊森林都要完蛋了,你让我吃点又怎么了?”,食尸鬼贼兮兮的笑起来“我保证我的变得强大之后,一定会带着你一起发财的,到时候别说什么夏天,帝君虹,就算是领导者们,也要给我面子,老哥,给点残羹剩饭也行呀。”

一燼的刀刃一阵旋转,刀光一阵闪耀的瞬间,食尸鬼的胸腔上面直接爆发出一大股的鲜血,随后他从亚马逊森林被丢出来,直接掉落在海洋里面,被打的遍体鳞伤的食尸鬼慢慢的沉到海底,瞪大眼睛嘴唇动动“别让我找到机会。”

解决完食尸鬼的一燼抬起头看着天空,慢慢的将斗笠摘下来。

他长长的叹息一声的时候,身后大批大批的冥河摆渡人出现。

“你们都出来干嘛?”,一燼戴上斗笠转过身问道。

“从此以后,黑水冥河再也不需要冥河摆渡人了,下岗的我们,准备等到明天太阳升起来的时候,全部都魂飞魄散,至于身后的那片黑水冥河,既然以后亚马逊森林都变成一个禁区,那就让这里,也彻底的变成一个禁地吧。”,话音刚落的时候,身后的黑水冥河的洞口不断的颤抖起来,接着一块块巨大的石头降落下来,同时隔绝了四面八方流淌的水流。

是吗?这样也挺好的,一燼淡淡一笑。

“你呢?要去哪里?准备进入世界…充当一个参与者吗?”,冥河摆渡人问道。

“天下之大,四海为家,这个地方不适合隐居了,那就换一个地方。”,一燼无所谓的说道。

“看来到最后…你依然牵挂着亚马逊森嘛,要不然也不会把那个食尸鬼打跑了,你也不像他们说的那样,完全自私自利的为自己着想嘛,至少有些时候还是有些大义存在的,真的要赞美你。”

冥河摆渡人们似乎有些对一燼刮目相看。

“利己是性格,大义是现实,谁不是在现实中慢慢的改变自己的性格呢?正是因为讨厌无法做真实的自己,所以才拒绝的进入现实,进入世界里面,是否赞美我我并不关心,不能够因为关心是否有旁人的赞美,而就忘了自己起舞。”,一燼将战刀放在腰间,背对着一大群冥河摆渡人舞动了两下右手

“再见。”

“哦,不,再也不见了。”

从天空中爆发下来的射线爆发在南海的那片战场上面,海水顷刻间变成了漆黑之色,下一刻雷霆悬崖也同样遭遇到了射线的进攻,“滋滋滋…”悬崖的崖壁两侧不断的绽放开一条条密密麻麻的裂缝的时候,碎石纷纷的滚落。

接着,永恒之树从中心处被劈断,燃烧起来了熊熊的烈火。

黑水冥河的那座巨山倒塌,整个黑水冥河似乎是在灾难中消逝,也似乎是,彻底的绝迹。

一股股漆黑的浓烟冲天而起中,无数的宇宙垃圾纷纷的落在亚马逊森林的大地上面,还有很多很多固执的人没有离开这里,他们的选择既不是跟着世界政府、也不是跟着唐袭去蛮荒之地,而是选择跟亚马逊共同存亡。

龙骨地穴上面的那一架巨大的龙骨也随着洞穴的崩塌而断裂,接着整个洞穴都轰然的变成废墟,四张本来就被帝君虹劈断的主宰者椅子也永远的沉睡,再也不会立起来,也再也看不到任何的主宰者坐在上面指点江山。

很多年后,有一位考古学家走进了亚马逊森林里面。

他看到在满目疮痍的地面上只有一朵花在风中摇曳着,那朵花每一片的花瓣都是晶莹剔透,就像是琥珀般漂亮和美丽。

他并不知道,那朵花盛开的位置,就是当年伟大皇后死亡的地方。

他越深入探险,越觉得惊心动魄,他没有拍摄任何一张照片,而是用眼睛去记录着自己所看到的一切一切,他走累了,坐在一块石头上面,啃着面包,干干的面包屑不断的往下面掉落着,掉落在冯琥珀那双小脚上面。

“再吃一小块,姐姐就能够回来了。”,坐在石头上面的冯琥珀轻轻的撕扯下来一块面包,然后目光望着远方。

她不敢全部都吃完,因为要留给自己的姐姐,所以只能够小心翼翼的撕扯掉一小块。

“姐姐!”,看到前方出现的三个人影,冯琥珀兴奋的站起来,然后朝着前方一路小跑。

冯玉凝举着双手,左手和右手被云天南和冯敬之牵着,也是笑着跑过来,一把将妹妹抱住

“等急了吧?”,冯玉凝拍拍她脑袋上面的枯叶。

“我很乖的。”,冯琥珀举起面包说道“我都没有吃完,都给你留着的。”

冯玉凝咧开嘴的时候,身后的云天南和冯敬之同样对视了一眼,相视而笑。

天门帝国-第十卷《王者之剑》(亚马逊雨林篇)

完结。

XXXX

亚马逊森林战后,第八天。

世界,垦丁,医学研究院里面,穿着白大褂的陆玄雨在前方带路,身后的典褚好奇的看着四周,他感觉一切的东西都非常的新奇,自己从来没有见过,原来不知不觉,人类的科技已经发展到这样成熟的地步了。

在某一个房间里面,他看到了神武,此时此刻神武静静的睡在一张巨大的沙发上面,太阳穴上面带着两颗小小的仪器。

“他现在就是活在花之都里面是吗?”,典褚问道。

“恩。”,陆玄雨点点头,然后拿出一本资料记录的说道“他醒来过,说自己打算退出天门,有些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但是当时是我跟神武面对面交谈的,他说,现在的天门伴随着以后对手的越来越强,已经不再需要他这种级别的战斗员,虽然在天门的那些日子他都非常的开心,但是现在的选择,也是他深思熟虑之后的,并非是没有出头的机会这么一说,只是他在沉默很久后点点头,说想要的就是这样的选择。”

是吗?这不像是神武说的话,典褚突然有些感伤。

“需要我帮你叫醒他吗?”,陆玄雨问道。

“不必不必。”,典褚站起身,隔着玻璃窗看着里面的神武“我尊重他的选择。”

世界政府,帝君虹的办公室里面,帝君虹大神的喊道“什么叫做连赝品都不行?你跟我谈原则是吗?什么,你们没有能够制作出来的风之帆船,啊,这就让我想要骂人了,也许,你们是想要从世界上面消失吗?”

挂断电话的帝君虹将手腕上面的百达翡丽扔掉,骂了一句什么垃圾玩意儿。

这几天,世界政府非常的忙碌,唐夜麟在忙着计算着十大军团的损失,这一次出去一共损失了六个军团,包括最轻的龙骑士亦是损失惨重,同时还有着最关键的一件事情,当时亚马逊森林的毁灭,世界政府安排了一些机器可是实打实的直播的状态,这段时间经过无数人的检测,亚马逊森林的确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连绿色的植被都很少的看到。

所以这个时候,帝君虹的那句话起到了绝对关键性的作用。

要么跟随着唐袭,要么跟随着世界政府。

所以这几天来投奔世界政府的人可谓是络绎不绝,唐夜麟既要忙的收编他们,也要安排各项事宜。

忙着忙着唐夜麟就站起身

“这个申请加盟世界政府的国家有什么资格?”,唐夜麟骂着一群人喊道“这样没用的资料,还需要我来过过眼吗?”

被骂的一大群人瑟瑟发抖的时候,唐夜麟突然站起身

“你们忙着,我出去做点事情。”

然后摇头晃脑的走出去“不害几个国家,我不舒服。”

封斩天他们则是在制订着新一批和平阁长老的考核,这一次将所有的叛徒们全部都清理出去后,包括连联盟将军都折了,对于和平阁来说,那就是更换鲜血的重生,同时也给了世界政府很多有才之士很多的机会,王将们是不可能升级的,他们掌控和知道的秘密太多,不可能让他们自由自在的行动。

还有着…让帝君虹最高兴的一件事情。

世界政府众所周知有个三个最大的部门,除了帝君虹之外还有律法部他们,帝君虹也是在回来的时候听说这件事情,貘羽直接对律法部发动了进攻,直接将高层全部都活捉,带回了迪拜里面,目前正在跟帝君虹谈判中。

虽然他们在进攻世界政府的时候,帝君虹已经安排了很多秘密高手来镇守这里,但是万万没想到貘羽的目标虽然是世界政府,但是却不是这么一块,估计貘羽自己的心里面也非常的清楚,他不可能不留任何的后手,也没有真的指望过一次性将世界政府打掉,然后干掉一个部门的话,那还是绰绰有余的。

这件事情虽然有些打世界政府的脸面,但是帝君虹却非常的舒坦。

“暂时不要答应貘羽那些不合理的要求,让西蒙他们在迪拜好好待上一段时间,好好的吃点貘羽的鞭子,被打的成了狗样的时候,我看他们还牛气冲天到哪里去。”

底下的人有本事,帝君虹就清闲的很多了。

他这几天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给江诗丹顿的公司打电话,要求仿制一块风之帆船出来,但是一直被拒绝,然后最多的事情就是来跟体内的这一颗本源之瞳产生最完美的融合,虽然步履坎坷,但是这件事情一直都在进行当中。

他的确是做到了胜利,不少人听说皇后倒台后纷纷的倒戈于他。

他在吸收和新鲜的血液、也更换掉了和平阁的那些残渣。

XXX

世界,墨希哥,山顶别墅。

八天前花兮收到了冯玉凝的消息,说是会尽快回来。

八天后夜昌东坐在院子里面一只眼睛深沉的看着前方,花兮路过的时候突然想起来说道“老大,冯姑娘回来了吗?”

“她没有如期归来,这便是离别的意义。”,夜昌东叹息一声“她从来就不是一个很擅长说离别的人,虽然我早就有心理准备,因为像她这样优秀的姑娘,也不可能一直都在血榜里面的,但是当这一天真正来临的时候,我才发现,伪装成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原来是一件特别困难的事情。”

花兮并没有听明白,试探性的问道:那她是永远都不回来了吗?现在…还是以后?

“永远。”,夜昌东面无表情的说道。

哦,花兮无所谓的耸耸肩膀,然后自嘲的笑道“老大,我们血榜的人真的是越少越少了。”

XXXX

南吴城。

富贵墓园里面又增添了几座新的坟墓,那是刀罗刹、唐思悼、匹夫他们的墓穴,无论是全尸还是衣冠冢,墓地,从来都是一个寄托生存之人对死去之人承载着思念的地方。

这场战役,对于天门这个角度而言,说的好听点是过去支援的,虽然最后依然没有能够守护亚马逊森林这个家园,但是从某种层面上面来说,对于夏天成为新的领导者,的确是起到了“镀金”的作用。

战役结束后的这些日子里面,夏天一直都在观察着亚马逊森林战后的动向,同时新闻、网络都是铺天盖地关于亚马逊森林如今已经成为“无人区”的消息,这些消息看到多了,夏天也的确有些头痛,这其实一直都不是他希望的理想结局,但是没办法,在现实之中它已经成为了一个既定的结局,谁也无法改变。

而相比起帝君虹的清闲,夏天这段时间要忙碌的很多很多。

首先说一下刑烈那边的情况,逐星探险会名义上面虽然是天门的人,但是实际上面他们依旧在世界各地行走,暮星这小丫头也是永远的留在了天门,她并非是战斗员,而是以龙潮歌妻子的身份。

夏天回到南吴城的第三天老国王前来拜访,虽然说五大领导者之间不存在什么集体会议之内的,但是为了夏天成为领导者有一个仪式,必须对着全世界公布这个消息,时间虽然待定,但是龙潮歌和暮星也趁着这个机会,与黑曜一同离开。

在黑暗世界战斗的时候龙潮歌便决定拜黑曜为师,而黑曜同样也爽快的答应。

虽然不知道小龙会锻炼成什么恐怖的地步,但是能够断定的是,绝对很恐怖。

同样还是黑暗世界的事情,血舞与云烟见面,他当时跟云烟战斗的时候,面对他恐怖的超能系能力,自己居然能够克制,而且听说了一下三系本源的传闻之后,血舞对自己的身世也非常的奇怪。

“虽然我不能够完美的回答你,但是如果你想要知道答案的话,法之国能够告诉你。”

基于寻找自己身世之谜的答案,血舞与零一同前往了法国。

而在听说了刑烈关于塞外那边的事情后,毒心、陆非善、至尊宝他们都表示非常感兴趣,并且决定愿意帮助小公主,月照国,夏天只在一些资料上面看到过关于他们一星半点的介绍,但是既然这是刑烈的事情的话,夏天还是点头同意的,并且让他放手去做。

然后就是关于群英殿和天将团的事情。

这次的战役之中,刀罗刹、范天恩他们全部都死亡在战场之中,群英殿既群龙无首、天将团也是岌岌可危,所以夏天他们在会议后做了一个相当冒险的决定,将两个团队合并起来,成立起来一个新的团队,这个团队广泛的招纳来自全世界各地的高手,由唐夜之凰担任团队的首领,在名字上面,小唐本来想要叫做神风特工队,但是这个名字稍微有那么一些的敏感。

最后由夏天拍板“依然保持着群英殿这个名字吧。”

然后用抱歉的眼神看着小唐他们,自己也是有些伤感。

从刚开始一群人威风凛凛的出来攻打达码娘娘,再到最后一个战场亚马逊森林的黯然落幕,天将团跟这个时代的很多帮会都一样,如同一团烟花般在天空中璀璨的闪耀过,接着化作零碎的星火从天而降,风一吹,便也找不到一丁点的踪迹。

“总要向前看吧?”,这是蝎子接到是否加入群英殿的消息后说的一句话“无所谓的,随便给我一个职位都行,我的心还在天门里面,所以职位对于我而言并不是特别的重要,倒是要委屈你跟天仇和天阴了,但是还是那句话,总要向前看吧。”

从此,天将团这个名字成为了一个故事,消失在世界之中。

然后,便是关于夜宴的事情,在亚马逊森林战役的时候,沉戟就已经从韩国过来,名义上是熟悉一下夜宴的整体操作流程和了解,但是其实很多人都明白,沉戟如果真的成为了夜宴的老大的话,那么就代表着七彩哥要离开。

而七彩哥也开了一个重大的会议,宣布离开夜宴,离开天门。

就如同夜昌东失去冯姑娘的感受是一样的,夏天虽然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但是当这件事情真的到达自己面前的时候,他还是有些无法接受。

豪华酒店的顶层花园餐厅的泳池,七彩哥和夏天一起趴在游泳池的边缘眺望着这繁华的南吴城,他还是一如既往的抽着黄鹤楼的大彩香烟,然后感叹地说道“其实我听完你们的故事,我最感动的还是黑紫藤最后的决定,别人怎么去看待皇后,是正是邪,其实都是别人的看法,至少皇后有些事情,还是做得非常的正确的,当时如果我在场的话,我会就她,让她活下来。”

七彩哥将头发全部都上抹,然后用一点水洗着胳膊说道“而帝君虹和唐袭各自得到一半的本源之瞳的力量,这件事情闹得如此的沸沸扬扬的,唐老大那边也是忙得要死,帝君虹也是,突然之间,我们天门,反而倒是清闲下来了。”

是啊,难得的宁静,夏天点点头。

他并没有看七彩哥,只是说道“哥,有什么事情,是大家不能够一起做的吗?”

“恩?”,七彩哥有些没明白他的意思。

“就是,你没必要非得要离开天门,你就挂个名字在天门都可以,依然是夜宴的老大,至于你想要做到事情,天门会陪着你一起去做,所有人都会竭尽全力的帮助你,我也不想,你独自一个人去面对那么多。”,夏天说的很真挚。

虽然很有道理,但是七彩哥摇摇头。

“我要做的事情太过于危险。”

“会死人?”,夏天问。

“当然会,而且会死很多大人物,并非那样的决然,我也很舍不得你们,我也知道有你们帮忙,我会如虎添翼,但是我个人的性格就是这样吧,做了太久的夜宴老大,戴了太久的七彩手套,某时某刻,我只想要做自己。”,七彩哥将香烟扔进旁边的烟灰缸里面“无论结果是怎么样的,我都愿意去承担,是以我,独自一人的方式。”

那肯定会闹得很大吧?到时候我们也会义无反顾的去帮助你的。

“不会的。”

七彩哥看着夏天说道

“当有一天你发现,原来我并不是那么伟大,原来我也有很多肮脏的事情你不知道,原来我也是那样的人的时候,你的心态,也会悄然无息的改变的,做不了朋友,但是至少也不要做仇人,这是我对天门的看法。”

夏天,好好的往前面冲吧,我不会挡着你的,

小子,我会想你的。

天色渐黑,霓虹灯闪耀而起,照耀在夏天和七彩哥的脸庞上,这是七彩哥跟夏天说的最后一句话,当风光完全照耀的时候,夏天独自一人孤零零的趴在泳池旁边,将黄鹤楼大彩香烟里面最后一根香烟拿出来,点燃后一直夹在指间,默默的低下头。

天光放晴的时候,司雯婧哼着歌走进了夜宴的总部里面,看着所有人都无精打采的样子,她很奇怪,但是推开七彩哥的办公室门,笑吟吟的说道“大哥,看看聪明的我,又给你买了一杯冰冰的美式咖啡。”

戴着七彩手套的沉戟站起身,有些意外的点点头“你好,第一天正式上班,请多多关照。”

司雯婧快速的眨眨眼睛,然后恍然若失的点点头,将咖啡递给了沉戟,然后失魂落魄走出去的时候,沉戟说道“七彩哥早上第一班航班离开的,行程是绝对保密的,很多人想要送,但是他要求谁都不许过去送他。”

“恩。”,司雯婧完全没听进去的点点头。

坐在座位上鼻子一酸,直接落泪。

在七彩哥走后,人心动荡的时候,再次发生了一件震惊天门的事情。

苏逊辞职。

这件事情发生在此时此刻,夏天阻断了所有想要问这件事情的人,就跟苏逊两个人面对面的坐在太子栋的书房里面,将苏逊的辞呈直接推回去,然后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你,现在是在跟我开玩笑吗?是我做的不好?还是天门那里有不对的地方?我知道你不在乎名利,但是我无法接受,我不可能让你走。”

是的,苏逊现在虽然已经不上前线,但是他将整个天门集团都管理的非常非常好,可以说给了夏天所有义无反顾冲锋在前的勇气,整个天门集团上上下下的事情没有一件是苏逊不知道的,他对于夏天而言就是夏天的依靠。

富贵墓园中,苏逊站在郭若的坟墓前,一点点的摘掉王佐之戒。

·我知道现在任何的话,在你看起来都是借口,我曾经发誓过,要跟你同生共死,但是现在我食言了。

·我不会加入任何的帮会,更加不会帮助任何人出谋划策,我只想要好好的归隐,过几天以前的生活。

·现在的天门,人才济济,已经拥有着十多个国家,而且你也要马上成为新的领导者,天门内部的组织也都在变动当中,这本来都是值得可喜可贺的事情,我不希望因为我的离开而影响了什么,同时我也觉得自己不会影响什么。

·我们一起共事这么多年,彼此之间都配合的非常默契,如果天哥感觉我太过于危险,那就将我的记忆全部都抹除掉吧,我会配合你的,如果天哥舍不得我的话,有空闲的时间,多来看看我,我一个人在山林里面当樵夫,也挺无聊的。

·我的工作、任务所有的一切全部都已经交接妥当,你应该知道,这对于我而言是一件轻松至极的事情。

·希望你能够理解这是我深思熟虑之后的决定。

·我在你最需要的时候慕名而来,也在你最鼎盛的时候淡然离开,我完成了我对小郭的承诺,当有一天你君临天下,我功成身退,如今你已成为领导者,我也该退位让贤了,我不求任何东西,只求你能够批准。

“叮叮。”

苏逊将王佐之戒放在了郭若的墓前。

转过头看了一眼这繁花似锦的城市,留恋苦笑。

百度